岩棉彩钢夹芯板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岩棉彩钢夹芯板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贝纳通服饰广告中的一朵奇靶-【资讯】

发布时间:2021-09-03 13:12:30 阅读: 来源:岩棉彩钢夹芯板厂家

脐带还没剪断的新生婴儿、被手铐合铐在一起的黑人与白人、接吻的牧师和修女、在死牢里的囚犯、濒死的被亲属拥抱的艾滋病患者、战争中阵亡士兵沾血的迷彩军裤与白色圆领衫、浑身沾满石油欲飞不能的海鸟……这些画面出现在纪实报道中并不让人惊讶,然而这一切却一直与一个品牌相关。

“主张宽容、带有争议的广告使其名声大振,但还有谁在穿贝纳通的衣服呢?”这是美国《商业周刊》去年推出的全球100个最佳品牌后给排名第100位的贝纳通(Benetton)的评语。06年,在北京仁艺术中心开幕的“贝纳通精选广告之旅”再一次将其当代广告的批判者面目展现在国人面前———这也给我们提供了一个审视当下中国广告文化创意的机会。

此次“贝纳通精选广告之旅”汇集了贝纳通公司40年来创作的公益广告经典力作60幅,分别以反映社会差异、反映现实、反映言论自由与表达权益三个阶段为主题。置身于这些经典广告作品中,参观者仿佛在走近一种“世界的真实和真相”。

长发的白种女人、黑发的黄种男人、短发的黑种男人……两人高的纸板墙被摆放在展馆入口的玄关处,上面铺满了500个年轻人的头像———这是贝纳通摄影师托斯卡尼1997年的作品,当时他亲自拍下了500个年轻人的脸,旨在强调贝纳通品牌超越种族,主张只有一个“人类族”的理念。

人像墙后,主展场是一个老厂房改建的两层高空间,现场布置非常简单,只是在地面、展板等处用上了贝纳通标志性的绿色,而整个展览分为三个展区,反映种族、社会融和、战争、艾滋病和环保方面的矛盾和现实。

灵魂人物托斯卡尼一个“视觉恐怖分子”的人文关怀

当一个广告创意超越了产品本身,成为宣传品牌的某种精神或思想的主张时,创意设计本身的美感和文案本身已经显得无足轻重了。在贝纳通张狂创意的包装下面掩藏了很多玄机,很多人怀疑和批评它在利用一些敏感的社会和宗教问题沽名钓誉。但帮助贝纳通成功的前创意总监托斯卡尼(OlivieroToscani)却说:“贝纳通与其他人不同之处,只不过是在广告中展现出我们所认知的人类现实的一面。”

贝纳通公司创业时期,聪明的卢契亚诺·贝纳通1980年代决定起用当时正踌躇满志的摄影师托斯卡尼,放手让他做整个贝纳通的广告设计。这一决策使贝纳通产品伴随着它的广告,迅速闻名于世,发展壮大。

作为贝纳通广告的灵魂人物,托斯卡尼创造了那些备受争议的公益广告,同样,也正是贝纳通使原本默默无闻的他成为当今最聪明也最受争议的视觉传播工作者,喜欢他的人尊称他一声大师,批评他的人直呼他为“视觉恐怖分子”。

托斯卡尼以反对工业化文明的斗士形象塑造了贝纳通广告,他的出发点在于对当代广告的批判与反思,他认为西方企业广告行为完全是一种犯罪行为,并给社会造成了许多伤害,特别是对年轻人,他还一针见血地说:“过去的广告只是想要出售幸福,但这反而使得人们变得贪婪。”托斯卡尼因此将“发生在广告之外的”事情拉进了广告,颠覆了广告回避现实、回避现在,只与未来发生关系的习惯老套,艾滋病、环境污染、种族歧视、战争、废除死刑、宗教间的和平共处等等都被收纳其中,而其所表现出的激进态度也常常因此激怒各种不同的社会力量,从而遭遇被拒绝刊出的命运。

具有讽刺意味的是,托斯卡尼认为出售幸福会使人贪婪,但出售苦难并不能让人变得俭朴。由于托斯卡尼的广告,贝纳通名气大增,而其服装销量也大增,有人将其称之为“以反对聒噪消费的愤世嫉俗的形象来促进消费”。

“中国广告,字太多看不懂”本土广告呼唤突破固有思维删繁就简

贝纳通式的跳出常规争取注意力的争议广告成为越来越多广告人青睐的手段。近年来,国内也出现多例争议广告,虽然部分成功地吸引了受众注意力,但不少作品在立意上却有致命的硬伤,甚至严重伤害了消费者的民族感情。

一些传媒业专家认为,广告创意给人印象最深的是作品的原创性,优秀的广告创意也是国际语言,许多西方优秀广告以幽默、夸张、简洁、含蓄的创意风格见长,反观国内,大多广告表现手法传统、复杂、趋同性太强,缺乏原创,没有震撼力,很多广告都给人似曾相识的感觉。对于国内广告很少在国际上获奖,许多人将其归咎于语言、文化、民族的差异影响甚大,因此得不到以外国评委为主体的国外广告节的青睐,但另一种反对意见认为中国本土广告就显得异常繁复,大多以文案形式表述创意。

“字太多,看不懂”是保罗·蓝迪对中国广告的评价,虽简短,却一针见血。

对于中国广告业缺少人文内涵的现状,上海设计师吉吉认为这主要是体制造成的,一些有创意的广告人都被纳入了奥美等4A公司麾下,由于4A公司瓜分了中国广告的高端市场,剩下的都是一些不讲究企业文化品牌的厂商,单一的功能性诉求就是他们的要求,正是基于这样的市场现状,独立广告人很难有生存空间。担任第四届亚太广告节主席的林俊明先生说:“大部分获奖的广告作品都不是中文的,但我们都能看得懂,都会发出会心的微笑,凭什么说我们的广告老外就理解不了呢?”他认为,这只能说明我们拿去参赛的作品创意还不够好。

美国知名的GREY公司亚太总监杰弗欧先生赞成这种看法,他也认为,在国际广告评选中,“语言不是问题”,关键是作品要能够让人感动。在他看来,中国的很多广告创作者好像总在担心人家看不懂,反复说明产品的性能、优点,这不是聪明的做法。

“广告创意人应该跳出广告小圈子,以更广阔的视角进行创意,这样才会进入更广阔的创意空间。”厦门大学新闻传播系教授陈培爱在一篇分析文章中认为,中国广告创意人的思维应再开放些,胆子再大些,注重发掘自身潜能。

两任策划如是说

它可以不美,但必须震撼人心

贝纳通现任策划总监保罗·蓝迪PaoloLandi

东方早报:这是您第几次来中国?对中国广告的印象如何?

保罗:第二次,两次都只来过北京。我对中国并不了解,而且看不懂中文,所以不能妄加论断,而且字实在太多了,我看不懂。

东方早报:许多时装品牌都会选用性感超模作为广告主体,为什么你们总是关注社会问题?

保罗:其实本质是一样的,时装广告的本质是引导穿着风格的潮流,超越引导的是时尚潮流,而我们一直在关注那些严峻的、但尚未被社会所关注的各种现实问题,这同样也是一种潮流。

东方早报:这种潮流事实上引发了争议,是故意制造的手段吗?

保罗:我们只是展现了社会最真实的一面,引起争议只是因为我们站在了时代的最前沿,我们嗅觉出了社会存在的问题。不过,事实上,这种人文关怀确实为贝纳通扩大了品牌影响力,并带来了一定的经济效益。

东方早报:这些严肃的公益广告与你们多彩的服装有什么关系?

保罗:我们坚持自己对好的时装广告的评价:它可以不美,但是内容必须震撼人心,这些比美丽且浅薄的画面更深邃,更容易让人记忆深刻。

禁忌不见得就不美

贝纳通前创意总监奥利维罗·托斯卡尼OlivieroToscani

记者:在你为贝纳通拍摄的广告里,有艾滋病晚期患者的照片、教士亲吻修女的图片,还用过各种色彩的保险套。这些真能刺激销路吗?

托斯卡尼:贝纳通并没有要求我去卖东西,我的本事也不在卖东西。我的工作是传播。我一直相信,看一些能刺激人思考的东西也挺好的。我想呈现四周围一些真实、大家都有份的事物。

记者:你莫非想把大家吓回真实?托斯卡尼:我们活在开放的社会里,今天你要谈什么都可以,就连前卫艺术都不再能吓倒人。真正有创意的人知道矫揉造作的极限,也能拿捏究竟社会到什么节骨眼上会觉得不舒服。来看看传统广告手法:伊莎贝拉·罗塞里尼怎么可以作为那么多女孩子的象征?那些女孩子永远也不可能跟她一样漂亮的。用超级模特来做广告看来无害,却给人带来厌食倾向和沮丧。这类广告道德与否,我觉得要打问号———我算是广告界的恐怖分子,我想摧毁这种矫揉造作。我呈现一些社会上认为是禁忌的事,可是呈现得很吸引人,禁忌的东西不见得就不美。(本访谈编译自美国《新闻周刊》)

链接:目光聚焦社会与现实

上世纪60年代,卢契亚诺·贝纳通与其姐姐露西阿诺合开了服装公司,1966年至1983年,贝纳通是少数做“广告运动”的服装生产商,但其广告仅限于意大利和法国。广告的主旨是产品定向型的———主要展示产品。

直到1980年代中期意大利摄影家托斯卡尼加入贝纳通,才逐步改变了贝纳通广告,或者可以说是改变了整个服装行业广告的面貌。自2000年起,托斯卡尼从贝纳通卸职。此次在北京的展览以其广告主题演变脉络分为反映社会差异、反映现实、反映表达权益三个区域。《Colors》杂志:向全球青年说话

卢契亚诺·贝纳通和托斯卡尼坚信服装也是文化事业,于1991年创办了《Colors》杂志。这本杂志目前已成为定期的双月刊,在全球超过70个国家与地区以8种语言出版7个版本,成为“一本向全球青年说话的双月刊”。

现任创意总监FernandoGutierrez成功地让《Colors》“将注意力转移到在地球上居住的不同的‘社群’,并以照片及访问去重述全人类拥有的简单而直接的内在美。”坦桑尼亚的难民营、香港公屋村、精神病院、监狱、学校……这些都是《Colors》的选择,使它具备了一种难得的气质:每期杂志就像一部伊文思纪录片一般。

深圳亲子鉴定

室外膨胀型钢结构防火涂料价格

cma检测认证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