岩棉彩钢夹芯板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岩棉彩钢夹芯板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目前陆上风电电价拟下调各部门意见待统一呢

发布时间:2021-07-21 22:47:54 阅读: 来源:岩棉彩钢夹芯板厂家

陆上风电电价拟下调 各部门意见待统一

获悉,近日国家发改委价格司召开 陆上风电价格座谈会 ,通报调价设想方案,将风电四类资源区标杆电价从目前的0.51、0.54、0.58、0.61元/千瓦时,调整为0.47、0.5、0.54、0.59元/千瓦时。并在此调整基础上区别对待,将福建、云南、山西三省电价由0.59元/千瓦时调整为0.54元/千瓦时;将吉林、黑龙江省电价统一调整为0.54元/千瓦时。

此次电价调整设想方案只适用于2015年6月30日之后投产的风电项目,在此之前核准、并项目标杆电价不变。

虽然此次调价方案目前只处于征求意见阶段,并非最终定稿,但是,风电企业与行业协会对此反应较为激烈,并均提出了反对意见。业内人士预测,如果此次方案成行,风电企业的利润将会出现较大幅度的降低,部分风电企业甚至会出现亏损局面。

最高降幅0.07元/千瓦时

实际上,对于风电价格调整,国家发改委从2012年至今已进行了多轮讨论。

今年3月,国家发改委在《关于2013年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计划执行情况与2014年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计划草案的报告》中亦明确提出,将 适时调整风电上电价 作为2014年的主要任务之一。

价格调整是大势所趋,目前陆上风电电价下调已是板上钉钉。 一位接近政府部门的人士告诉本报, 只是下调幅度到底多少仍在各方利益博弈之间权衡。

据了解,目前我国执行的是2009年发布的风力发电上电价政策,至今已有五年未作出调整。

20液体过滤09年,国家发改委发布《关于完善风力发电上电价政策的通知》,按风能资源状况和工程建设条件,将全国分为四类风能资源区,分别为0.51元、0.54元、0.58元和0.61元/千瓦时。同时,国家发改委价格司明确每隔一段时期重新评估电价并调整,让风电电价最终与常规能源接轨。

从此次设想方案来看,风资源相对优良的前三类地区降价幅度最大为0.04元/千瓦时;福建、云南、山西三省降幅为0.05元/千瓦时;而吉林、黑龙江部分地区从0.61元/千瓦时下降至0.54元/千瓦时,降幅最大为0.07元/千瓦时。

据悉,在 陆上风电价格座谈会 上,五大电力集团均提出反对意见,认为变动太大,降低投资积极性;参会部分省物价局人士也表示反对。

尴尬:企业协会 寸步不让

下调分钱,黑龙江的部分项目甚至下降7分钱,幅度难以接受。 一位不愿具名的风电企业负责人告诉本报, 电价每千瓦时下调1分钱,风电场净资产回报率就会降低1个百分点,所以我们对这个政策肯定持反对意见。

而另一位地方风电企业人士也告诉本报,如果新政实行,风电抢装的现象必然出现, 风电设备一旦供不应求,恶性抬价的情况就有可能出现。

据企业人士反映,现在或需要高技术对板卡进行维修风电实际建设过程中还存在很多问题:比如风电项目建设工程造价、风电场征地成本等持续上涨,各地风电项目用于水土保持、环境评价、检测验收和资源附加费等投入不断增加。此外,很多风电设备质量问题堪忧,设备实际经营期还未开始。

中国可再生能源学会风能专业委员会秘书长秦海岩告诉本报,风电电价应综合考虑项目建设地区、风能资源、工程建设投资以及并消纳情况,在科学测算项目成本的基础上做出合理调整。在他看来,当前风电电价下调的时机仍未成熟。

据秦海岩介绍,我国风电发展2020年的目标是2亿千瓦,按照这个目标测算,每年我国新增的风电装机容量应在2000万千瓦左右。 按照不但简化繁琐的测鼍工作现行的电价政策这一目标都不一定能完成,风电降价之后,目标更不可能实现了。

多位业内人士表示,与调整风电电价政策相比,国家政府部门应该更重视解决 弃风限电 问题。近两年,我国风电弃风都在WESTON 705抗氧化剂将给食品包装材料的使用安全、性能及生产效力带来1个全新标准150亿度以上。据中国风能协会测算,按2012年平均水平,在风电场分布最为集中的在Ⅰ类、Ⅱ类、Ⅲ类资源区,在弃风限电严重的情况下,目前执行的标杆上电价低于实际所需电价,不能保证8%的资本金内部收益率,风电项目“但采取复叠式紧缩机制冷技术是处于亏损状态。

如果非要调整,一定要以解决 弃风限电 问题为前提,一种方案是制定具体措施,落实可再生能源法中的规定,对弃风限电造成的损失予以赔偿。第二种解决方案是在保障上电量的基础上采取分段电价的方式,即在满负荷小时数2000小时内的上电量执行现在的风电电价,2000小时之外的上电量执行所在地区脱硫标杆电价。 秦海岩说。

政府部门意见缘何不一?

据了解,对于 降低风电电价 这一事情,国家发改委与国家能源局并未形成一致意见。

国家发改委判断,目前我国下调电价的时机已经成熟。一是随着风电行业的技术进步,风机设备的价格已经明显下降,风场投资成本亦随之降低,风电企业盈利形势较好;二是我国风电并装机规模的不断扩大,其巨额补贴需求已对可再生能源附加基金形成压力。

而从2014年中报来看,多家风电企业确实业务收入回收明显。以龙源电力为例,龙源电力上半年风电售电和其他收入56.1亿元,同比增长9.6%,所有业务归属股东净利润为13.65亿元。金风科技更是预计前三季度公司实现净利润11.28亿至12.22亿元,同比增长500%-550%。

与国家发改委相比,国家能源局则是侧重于从可再生能源政策制定与完善、能源监管等问题电缆铺设量大上入手解决问题。此前其亦明确表示,将通过制订、完善并实施可再生能源电力配额及全额保障性收购等管理办法,逐步降低风电成本,在2020年前实现与火电平价。

据悉,《可再生能源电力配额考核办法》讨论稿已经通过国家发改委主任会议,最后修改稿已经由国家能源局新能源司完成提交。一位政策制定人士告诉本报,对于未完成配额指标考核的省市,将禁止其上马包括火电在内的化石能源项目。

国家发改委测算出来的新电价并没有问题,其综合考虑了风电建设成本、风电利用小时数等数据,从其立场来看,这些数据比较客观。 一位接近政府部门的人士对本报表示, 不可否认的是,电价下调之后,行业短时期内会受到影响。弃风限电、企业亏损,届时矛头对准的,就是国家能源局。

多位专家对本报表示,政府部门意见不一只是表面现象,深层次而言仍是体制机制的问题。理想的情况是,对于资源性产品价格的调整,应该伴随相关环境税制改革,使其能够反映出资源的环境损害等外部性成本,使市场在定价中发挥主导作用,供需双方在游戏规则内自行议价。

行业反对调价的原因无外乎 弃风限电 严重、 企业微利 等,但这些问题的根源是我国电力体制改革不力、政策与法律的顶层设计缺失。如果可再生能源法有配套细则出台,执法必严、违法必究;如果电改顺利,输配电企业的利润空间得到控制;如果煤电价格能完全体现其成本(包括污染物排放、水污染、工人伤亡、地表形态的颠覆性改变等隐性成本),国家真正做到节能发电调度,风电电价下调就是还如果选择将压力传感器在原显示表盘的丈量油路上安装原商品属性、顺理成章的事。 (来源: 光明)



巨蟹座的幸福指数如何提升
巨蟹座适合吃什么早餐
巨蟹座应如何面对雾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