岩棉彩钢夹芯板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岩棉彩钢夹芯板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天津拉贝洋灰陈救3万同胞于水火-【新闻】

发布时间:2021-05-24 10:48:46 阅读: 来源:岩棉彩钢夹芯板厂家

天津拉贝“洋灰陈” 救3万同胞于水火

[编者按]启新洋灰公司,清末民初著名民族资本实业企业。最初建于1889年,初名“唐山细棉土工厂”。1900年被英国人骗走(见“开滦矿务局”条目)。1906年被清政府收回,改为官督商办,名为“启新洋灰股份有限公司”。这是中国人自办的第一个近代水泥生产企业。工厂位于唐山市,总部在天津。1954年8月开始公私合营,现为“唐山启新水泥有限公司”。

陈一甫,名惟壬,以字行,号恕斋居士。祖籍安徽石埭县(今石台县)广阳乡。清同治八年(1869)正月二十四日生。1912年任启新洋灰公司总事务所经理,后改驻津办事处坐办。1924年,任开滦矿务管理局正主任董事。1927年至1932年,任启新洋灰公司协理;1932年1月,任公司总经理,转年退职。

陈范有,名汝良,以字行。陈一甫长子。光绪二十四年(1898)三月十四日生于天津。1912年入南开中学,1917年入北洋大学土木工程系。1925年,任启新洋灰公司工程部土木工程师。1933年至1945年,任公司协理。1933年受公司委派南下,在南京主持创建江南水泥厂。1945年抗战胜利后,组建江南水泥总公司,任常务董事兼总经理。1950年9月,水泥厂正式点火生产,所制水泥被苏联专家誉为“东方水泥之冠”。

在天津时,还担任过滦州矿务公司董事、副主任董事,开滦矿务局议董等职。解放后,被推选为全国水泥工业同行业联合会主任委员。1952年3月31日逝世于上海。

寓居津门的陈一甫、陈范有父子先后在有着“中国水泥工业摇篮”称号的启新洋灰公司任职,为中国水泥工业发展作出了突出贡献——“洋灰陈”津门办实业。由于“洋灰陈”的名气太大,以往的报章资料中,每每提及陈氏父子二人,必然要提到中国水泥工业。大时代下的大人物,总显得太过光辉而让人难以接近。直到与陈氏后人面对面聊天时才发现,笼罩在光环下的陈一甫、陈范有父子,生活中非常平易近人。

爱吃窝头的“棒子面陈”

在陈克宽先生提供的老照片里,有一组陈一甫在国外的游历照片。1935年,66岁的陈一甫带着小儿子陈达有漫游欧美十四国,并参加伦敦开滦矿物管理局董事会议。

尽管出身清末官宦世家,但陈一甫的思想并不守旧,出国考察也不是第一次。年轻的时候,他曾经东渡日本考察实业,回国后写下了《日本考察日记》;老年游历欧美更让他坚信“非振兴实业不为功”。

这一次西游除了思想上的影响,也在生活习惯上给陈一甫带来了改变。陈范有的三女儿陈培之回忆,祖父游历欧洲前,尽管陈家经济条件并不差,但全家多年来秉承勤俭节约的生活作风,每天的主食都以玉米面窝头为主,街坊邻居都把陈家叫做“棒子面陈”。“我就记得小时候我们家连玉米面都是家里面用小石磨自己磨的,我常把窝头切成薄片,放在大灶上烤,窝头片烤得金黄酥脆,吃起来特别香。全家人都吃窝头,没有例外,下饭菜多是白菜豆腐这样的普通素菜,根本不似外人想象的富人生活。直到祖父从欧洲游历回来,才开始注重饮食,家里的伙食有所改善,但也无非就是些家常菜。”陈培之回忆。

除了饮食,穿衣用度上,陈家也相当节约。陈克宽告诉记者,陈家上下对日常穿着都没有刻意追求,陈家老少都穿打补丁的衣服。“有一年冬天,祖父穿着一条满是补丁的棉套裤在街上溜达,前面走过来几个人,问他是不是陈一甫。祖父看这几个人面带恶相,就摇头说自己不是。几个人打量了祖父半天,看他穿着补丁摞补丁的棉套裤,实在与传闻中启新洋灰公司大股东的身份不符,就继续朝前走。后来听说那几个人就是准备绑架祖父的,一条破棉套裤,让祖父免去一劫。”

滴水不进的陈家老宅

成都道与山西路交口的陈家老宅是陈范有亲自设计并监督施工的。由于是给自己家设计房子,陈范有大概是投入了很多的心思,因此无论是设计理念,或建筑质量都堪称一流。房子建成后,先后经历了1939年大水和1976年地震两次自然灾害,但陈家老宅滴水不进、纹丝未动。

“我们家房子给我记忆最深的就是1939年闹大水。当时我才10多岁,看大水涌进成都道时心里面说不出是兴奋还是害怕。记得那时候大水早就没过了台阶,水位线直逼窗台。我父亲在家里组织大家时刻观察水情,他特别胸有成竹地说,把好几个门,只要大水不从门口灌进来,地板是绝对不会渗水的,但如果水位高过了窗台,他就没办法了。大水久久不退,一般人家的房子即使不从大门灌水,地面墙壁也受不了长时间的水压而开始渗水,但我家的房子是父亲亲自设计监理的,用的是他们自己生产的水泥,所以他特别有信心。果然,在这场水灾当中,我家房子一滴水也没有进来。我们看着窗外的水位慢慢低下去,地板、墙壁毫发无损。”陈克宽回忆道。

陈培之则经历了1976年的大地震。“地震的时候,周围有些房子开裂啊什么的,我家房子什么事儿都没有,纹丝未动。地震过后,房管部门的人派工作人员到各家各户安装圈梁,以免再次地震毁坏房屋。我说,我家不用安这个,我爸爸当年早就设计了圈梁,所以我们这房子没事儿。”

陈家后人在这所房子里一直住到上世纪九十年代末。陈范有一生亲手设计、督造的重大工程共有五项:家乡安徽省石埭县永济桥;成都道老宅;重庆道三益里;唐山启新洋灰厂8号窑和江南水泥厂。

陈氏版本的“拉贝日记”

德国人约翰·拉贝在南京大屠杀时拯救25万中国人的事迹震撼了很多国人,他在自己工厂里拉开德国国旗保护中国人的画面常常让人热泪盈眶。但就在日寇的狂轰滥炸中,陈范有的江南水泥厂,也像拉贝那样,高挂德国和丹麦国旗,救助3万同胞于水火。

南京大屠杀后,各地难民如惊弓之鸟,到处寻找避难之所,江南水泥厂也涌入了大量难民。此时陈范有虽然身在天津,但随时关心着厂内的情况,他多次写信给厂内留守人员,就难民的保护安置给予支持,并对保护难民的徐莘农、德国人卡尔·昆德等予以奖励。

资料记载,江南水泥厂收容的难民不但人数最多(超过3万),持续时间也最长。同时从1937年12月到1938年4月,在厂里滞留的数万难民中无一人因饥寒而亡。为了照顾伤者及病患者,留守组还在难民营里开设了诊所。江南水泥厂除了利用空余的工房容留难民外,在厂内空旷处还搭建许多由稻草、木料制成的简易棚屋,总面积达20000平方米以上。

难民除了大江南北苏皖乡民外,沿沪宁铁路而来的人亦不在少数。难民中还有一些是国民党抗日时溃散的军人,他们是日寇抓捕的重要对象,一旦被抓必死无疑。因此留守组对这部分人特别照顾:先给他们换上民服,后治疗其伤,并让他们混居在难民中,待其伤愈后,发给路费让他们速回老家,以免被日寇抓捕。在这批人中就有国民党的将军廖耀湘。

如今,陈范有和江南水泥厂设置难民营保护难民的事迹在南京大屠杀纪念馆设立了展厅被永久展出。

令人瞠目的捐献清单

陈范有夫妻共有七个子女,1947年他为了更好地工作,把家迁到了上海。1952年陈范有去世,多年后周总理视察江南水泥厂得知陈范有英年早逝后,连说可惜。很多资料记录了陈范有“因病去世”,其实不然。

陈克宽告诉记者,多年前他在江南水泥厂厂志上看到一行字:某某某因为陷害陈范有,于某年某月被开除。这一行字,像是等待了多年的一把钥匙,打开了陈克宽兄妹心中几十年的一个心结。

1952年,陈克宽正在北京工作,突然接到家人通知说,父亲陈范有在上海去世,去世的原因是:自杀。“我们家人当时都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儿,怎么好好的就自杀了呢?也不敢问,因为组织上说我父亲有问题,正在调查,不能问。我母亲和我们兄弟姐妹谁也不敢问,看到父亲的遗嘱,让我们把财产都捐献给国家,我们就想要帮他完成这个遗愿。我哥哥和我母亲就去找有关部门,说捐献财产,可是竟然都捐献不出去,人家不敢要。”

直到1958年,陈范有长子陈克潜所在单位才接收了陈范有家属的捐赠。“直到这个时候,我们才了解到,原来父亲是被人陷害自杀的。‘三反’‘五反’运动初期,水泥厂的一个财务负责人写了一本假账目,用它威胁我父亲,要求提高工资待遇等,我父亲不同意,他就威胁举报我父亲贪污。结果,父亲被他诬陷举报,一本假账目害死了一个真正清白的人。不过后来一切都查清楚了,陷害的人也得到了应有的处分。”

陈范有生前从不对家人讲自己究竟有多少钱。“连我母亲也不知道父亲有多少钱,他从来不讲,母亲和我们也从来不问”。记者从陈克宽手上看到了这份捐赠清单,看着上面令人瞠目的数字,突然感到:陈范有一生从未将金钱看重,污蔑他贪污,真是一个天大的笑话!(中国水泥网 转载请注明出处)

米莱素主角招商

漆雾凝聚剂

HostaformPOM